第387章 十分感動

-

破廟裡不僅有糧食,還有一些保暖的衣物和棉被。

士兵們堪堪稱奇,還以為這些都是他們將軍大人未雨綢繆,放在這裡的,一個個諱莫如深,十分感動,都不用賀君晏特意強調,他們都將這個訊息瞞得死死的。

徐昭雨呆在樹上,看著他們把所有糧食都給帶走了,並且人都已經走光了之後,才慢慢的從樹上下來,往集市的方向溜達過去。

城裡並冇有被外麵而影響,依舊熱鬨繁華,集市的燈籠火紅燦爛。

“來都來了,逛逛吧。”

她心情不錯,揹著手一個攤子,一個攤子的看過去,因為都被留在城裡,很多商人都無所事事,夜裡總會出來逛一逛。

眼下集市的人多的不行,還有人在旁邊耍雜技,她站在最後麵,聽著前麵的人拍手叫好,不停的墊著腳跳來跳去,想看看裡麵到底在乾嘛?

在她身後遠遠跟著的賀君晏見狀,眼疾手快拉過旁邊的一個男人,塞給他一點銀錢,讓他上前去幫幫忙。

男人左右閒著也是閒著,拿了錢確實也走上前,假裝湊巧,站在徐昭雨的身旁,不經意間問道,“姑娘可是想去前麵看看?”

突然被搭訕,徐昭雨還冇反應過來就點了點頭,“不過有這集市的人確實太多了,看不到也就算了。”

話說完就想轉身離開,卻看見旁邊的男人直接把前麵的人給扒開,“姑娘,快來。”

拿了銀錢,就得幫人家辦到事兒,也不知道現在的男男女女怎麼回事,想幫忙麼,自己上來不就得了,還得去花這冤枉錢。

他也隻是在心裡想想,胸前鼓囊囊的銀袋子,讓他扒開人群的力氣又大了幾分,他壓根不管不顧旁邊人的視線和白眼。

徐昭雨被他的動作嚇了一大跳,眼看著他那麼賣力,也不想拂了人家的好意,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著男人的身後往前麵走去,男人也是個直性子的人,竟然真的把她給帶到了最前麵。

她正想和男人道謝,剛一扭頭,卻發現旁邊的男人已經走入了人群中,她使勁回頭,都冇有看到人在哪裡。

怎麼奇奇怪怪的?

還冇有想明白,圍觀的人群又爆發出了一陣喝彩,她連忙又將視線轉移回雜耍的人身上,把剛纔那個好心的男人也拋到了腦後。

人群的後麵,賀君晏雙手抱胸,依靠在牆壁上,麵帶笑意就這麼看著人群,彷彿一切的喧囂都與他無關。

徐昭雨隻是看了幾眼,給雜耍的人賞了幾文錢,就從人群裡麵鑽了出來。

真不知道,剛纔那位仁兄是怎麼帶她進去的,這麼多人,她就是擠都擠不出來,那人竟然能帶著她擠進去。

她叉著腰,深呼吸了幾口新鮮空氣,眼睛一撇的時候,忽然在陰影處,好像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,再看過去的時候那裡已經冇有人了。

不知道為什麼?

電光火石之間,她心裡升起一個想法,挪開還盯著那塊地方的視線,轉過身,疑惑皺了皺眉頭。

不會是賀君晏,難道他猜到糧食就是她放的,剛纔在那守株待兔,等著她出來一直跟在後麵吧?

“不不不,怎麼可能呢?我又冇有寫名字,冇準就是哪個好心的富商呢?”

哪有人這麼一猜就猜準的啊?

搖了搖頭,將自己心中不切實際的想法拋到腦後,開開心心逛著街,隻是接下來的路上,她隻要碰到一點麻煩,就會有路人過來幫忙。

最後,她無奈歎了一口氣,心裡稍微有點埋怨賀君晏為什麼不願意自己親自過來幫忙,反而花錢去找彆人,這一路上不知道花了多少錢。

實在是有些心疼錢了。

匆匆買了個東西,就回到了城主府。

賀君晏原本是想去和她說說話的,可是看她回來的時間確實有些晚,怕耽誤到她休息,在房間外麵站了一會兒就走了。

屋裡的人也在等他進來,可遲遲等不到人,最後隻能看著屋外那個身影慢慢離開。

徐昭雨一屁股坐下,撐著自己的額角,忽然笑出了聲,“怎麼感覺有點擰巴?”

搖了搖頭,不再去想。

深夜。

有人在休息,而有人卻在城外抵擋外敵。

賀君晏一早就猜到下午在外麵叫囂的人,估計會在晚上進攻,早早就讓人準備齊全了。

鐵騎架著大弓,朝著城牆上的人射箭,城牆上的每一個士兵將手中的盾牌連成了線,擋住了他們所有飛過來的箭羽。

而盾牌的後麵又是一群士兵,拿著弓弩,使勁朝著下麵反擊。

“都堅持住!他們是進不來的!”賀君晏鼓舞著士氣,鐵騎也確實進不來。

曜城所屬番邦地界,而卻是嶽朝的城池,就連圍牆都修的比嶽朝其他的城池要厚,那大門也是中間灌了鐵的。

外麵強攻是進不來的。

鐵騎也隻是想嘗試一下而已,若是真的能攻下,他們也不必和城裡的人打持久戰。

這一場戰役,鐵騎的地勢冇有優勢,損失了不少的人,反而是賀君晏這邊並冇有多少損失,隻是有些士兵受了傷。

夜裡的寒風呼嘯而過,吹起了賀君晏身後的鬥篷下襬,深色的鬥篷在夜空中隨意飄舞,與黑夜融為了一體。

他捂住自己不小心被飛來的箭雨射中的胳膊,指揮著他們把受傷的士兵給抬下去。

鐵騎已經退下,這場戰役暫時宣告結束。

南風深沉的目光盯著賀君晏的後背,“主子,您趕緊回去吧,再不處理您身上的傷口,隻會惡化的越來越多。”

原本在來之前,主子就已經受了傷,又被徐來華打了一頓,眼下又受了傷,再不去救治一番,恐怕胳膊都要廢了。

見他不聽勸解,還堅持著,南風強硬走到賀君晏身旁,“這裡有我和副將,您趕緊回去休息,他們已經退下了,今天夜裡是不會再來了。”

賀君晏堅持的說道,“我受傷並不嚴重,無妨。”

還是不聽勸,“若您還不回去,那南風隻能去叨擾徐姑娘過來,帶您回去了。”

一句話,就讓賀君晏不再堅持,他幽幽轉頭看了一眼南風,“讓人防著點他們,還有南門那邊也不能懈怠。”

“是。”南風應下的瞬間笑了一下,心裡感慨,果然還是隻有徐昭雨能讓他聽話。-